•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对与错的启示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8-5-2 16:54:45  ‖  

                                                    徐振武

     

          “对牛弹琴”,应该说家喻户晓,人们耳熟能详的典故。日常生活中,人们做报告也好,演讲也好,还是讲故事也好,凡此等等,总是怨听众听不懂内容,不怨报告者。“对牛弹琴”也总是怨牛太笨了,听不懂音乐。其实应该怨弹琴者,明知牛听不懂音乐,你为什么要对牛弹琴呢?!错不在牛,而在人。“对牛弹琴”比如对愚蠢的人讲深刻的道理,他根本听不懂,现在也用来讥笑说话的人不看对象,无的放矢。对与错,人们往往对事物的误判。

          一天晚饭后,笔者到河滨公园遛弯,刚走到一甬道,脚前脚后,一老者忽然骂道“谁家的狗拉屎拉在甬道上,这些狗太烦人了,狗屎老拉在人行道上,被我踩了,看见我非弄死它不可”,老者边说边找地方弄掉黏在鞋上的狗屎。笔者走近一步对他说:“老师傅,你怎么骂狗,这不能怨狗”,“不怨狗怨谁?”,老者忿忿不平。“怨人!”,“怎么能怨人,又不是人拉的”,“不怨人怨谁?!”。“我几乎天天晚上到公园溜溜弯,也曾多次踩过狗屎,尽管公园警示牌上明确写道‘禁止遛狗’的字样,可是一些穿着入时的姑娘、年轻小伙儿、极个别老太太,依然我行我素,散放着或牵着狗遛弯,实在烦人,路边时常有人踩着狗屎,您说能怨狗吗?”,笔者解释着。老者立马明白了这个道理“对呀,事在人为,应该怨人,他们不把狗放出来,拴在家里多好”。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都要保持城市环境卫生的清洁,不要认为遛遛狗不违法,无视警示牌的作用,你会遭到众人白眼的,这充分说明部分市民的素质急待提高。

          去年,一天早晨,笔者经过笙歌集团驻地(现已改建),一小青年骑着一辆自行车由南向北经过红绿灯时,不到人与自行车通行亮灯标志的时间,他却莽然硬闯,正好北面一汽车拐弯通行与他相对的同时,二人分别不自觉噶然停下,很显然,谁对谁错,一目了然,但错行的小青年反而向汽车司机破口大骂。现在,有部分市民的确不识交通标志,但一些穿着入时的年轻姑娘、一些带着孩子的少妇、甚至一些文化水平很高的人,骑自行车、电动车过马路时投机取巧,乱闯红灯,与机动车抢路的现象,屡见不鲜。时下,交警部门、电视台应加强对市民进行交通标志的识别与交通法律知识的宣传教育,单位与部门应对员工,学校与幼儿园应对学生和儿童加强文明素质的教育,使人人达到自觉遵守交通规则的良好习惯。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故乡有一位老人“拉乡”到各村收玉米叶(编织工艺),到一村后,老同志将自行车幢在一树荫凉底下,开始到各处联系收购。返回后,一老太太叽叽歪歪骂起了这位老同志。老同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诧异问道:“您骂谁”?“我骂你我骂谁!” 老太太满脸怒气。“您骂我干什么?我又没有惹您”,老同志回应。“你的自行车倒了,把我孙子打坏了”,“我的自行车幢在树下,怎么倒在您孙子跟前”?“是我孙子跑过去夯(多音字,读ben)倒的(方言,碰倒的意思)”,老太太解释着。“既然是您孙子自己跑过去夯倒的,怎么能怨我”,老同志回敬。“你不把自行车幢在那里,我孙子夯什么”,老太太还在强词夺理。老同志略一信思,可也对呀,我不把自行车幢在那里,人家夯什么,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便向老太太道歉:“老姐姐,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把自行车幢在那被你儿子夯倒了,您看需要我负责的,您点明,我包补损失”。最后经人说和,老太太孙子也没砸坏,这事就平息过去了。

          也是在上世纪70年代,笔者骑着自行车在县城大街上正常骑行,突然前面一胡同窜出一辆骑自行车的人,使我不由自主慢了下来,恰在此时,后面一中年妇女骑着自行车撞在我的自行车后面,用交通术语讲,叫做“追尾”,笔者没倒,那位妇女却摔倒了。那位妇女爬起来后,厉声吼道;“你没长眼吗,骑着骑着你慢下来,不看见后面有骑自行车的”,笔者解释:“由于前面那骑自行车人的原因,慢了下来,我确实没看到你从后面跟了上来,对不起”。“ 对不起就行了,看看我的自行车跟我是没摔坏,摔坏了,你要包补损失”,笔者无奈的反问道:“你在后面,我在前面,你能看到我的状况,我怎么能看到你给撞了上来,这应该讲理吧”。“反正我今天不算你”,中年妇女不饶不依。“你也没撞坏,车子只是车头歪了点,正过来就可以了”,“不行!你要给我20元钱,(那时20元钱不是小数目)否则不算你”。此时路过一位男同志,问明了事情的经过,又查看了中年妇女的自行车及她本人的身体情况,对她说 :“其实不怨这位同志,你又没有受伤,自行车也没撞坏,此事就算了吧”。在那位男同志及围观的众人劝说下,好说歹说,此事才不了了之。这就是应验了农村那句俗语“打了你一顿,还怨你豆腐腚,不扛”,“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对与错,是与非总是交织着矛盾。虽然明摆着的谁对谁错,但极少部分人不明事理,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甚至强词夺理,用流行的话讲叫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无理绞三分的事情的确存在。

                  
    上一篇: 物资局与计划经济
    下一篇: 日本法师圆仁的“乳山情结”
    姓名: * 请填写您的中文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