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风雨七十年(九)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4-10-13  ‖  

    风雨七十年(九)

                                             刘铭娟 宋述仁  

     

    知恩

      1959年我表哥焉晋智在医院任书记,我嫂子也在医院带小孩,那时候正赶上生产救灾的年代,我哥嫂家孩子多,生活很困难,在生活上、工作上他们都给予我很大的帮助。我生病时表嫂到宿舍给我送饭吃,平时在她家吃饭。在食堂吃饭时,怕我吃不饱,给我粮票。当家中只剩下我父亲时,我表嫂打发孩子给我父亲去送米,当我生女儿时,给我伺候月子。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遇到困难时,都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和帮助,我这一生除了妈妈,我最大的恩人就是我表哥和表嫂。我为表哥表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他安了一部电话,当时他们不同意,因那时安家庭电话的很少,他们有点接受不了,他们以为这样做太奢侈了。但自安上电话后他们的生活就方便多了,大女儿焉培娟过意不去,召集弟弟妹妹凑钱,说咱姊妹这么多,哪能让姑给咱妈安电话。我告诉培娟这是我孝敬表哥表嫂的一点心意,每年大小节我都去看望他们。我表嫂90岁去世了,我表哥今年90岁了,真希望他能长命百岁,我知道,用我的一生也报答不了他们对我的恩情。

      我大舅妈90岁去世,她老人家有生之年,我们经常去看望她,她最后病了,我们也在眼前,直到她老人家去世,送她入土为安后我们才离开。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我没有条件照顾父亲的艰难时刻,是堂叔刘增岳收留了他,在他们家吃住过了两个冬天,二位老人的大恩大德,我终生难忘,对二叔二婶的晚年生活,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经常回去看望。1982年春节前,二婶得了膈下脓肿病,肝区疼痛高烧不退,为了方便治疗就把她从农村接到我们家,我们在一起过了年,经过述仁一个多月的精心治疗,病痊愈后才送她回家,每次二老住院,我都去病房送饭、喂饭。晚年不能搬动,我们回老家给他们输液、打针,直到他们去世,我们做了应该做的一切,以此来报答他们。

      我姑姑的大孙女徐淑英(我叫侄女)大我两岁,我们曾在一起读初中,我在学校时病了她就很照顾我,我到医院工作后,她患鼻息肉找我帮她请医生动手术,术后又复发了好几次,每次手术都住在我家里,我那时已有了大女儿,她在农村是裁缝,爱人在外面当兵,从部队转业后仍在外面工作,她在家要照顾两个女儿,还要下地干活,已经很累了,但她还是可怜我,认为我工作忙,没有时间照顾家,缝缝补补的活我从小也没干过,就经常抽空来帮忙,给孩子缝补衣服,缝缝被褥。一直到述仁退休后办诊所,所有的被褥都是她缝的。至今需要修改和整理的衣服,仍然是请她来帮忙,她家的两个女儿都是我帮忙介绍的工作,大女儿在我家生活了3年,帮她介绍了对象,结婚后才离开了我家。后来徐淑英又把她妹妹的小女儿介绍到我家住了八年,帮我们料理家务,我们帮她找到了工作,又找了对象,直到结婚才离开我家。

      述仁的舅舅、舅妈在我们最艰难的时期,无偿地让她们的两个女儿(我们的表妹)在我们家分别住了一年多,帮助照顾孩子,直至述仁上完大学,我也完成了进修学习的任务。后来我们千方百计帮她们找到工作,找了对象,结婚成家,现在都在烟台市工作。1983年我因病到北京做手术期间,述仁的姑姑在我家住了半年,照顾两个孩子的生活。在我们俩艰难的岁月里多亏了这些雪中送炭的亲人们。

    夏南村姜克英、姜克卿姐妹俩,是看我两个孩子的保姆。她们都是在我上班时来,我下班时走(看女儿是每月十元钱),由于我们关系相处的好,孩子睡了,她又洗衣服又做饭。我们也帮助她家解决一些困难,她家里兄弟姊妹多,盖房子时,述仁帮她家买砖、瓦、水泥、木材等。时间久了她们家觉得我们对她们好,她们的母亲感动地说:“咱没有什么东西感谢你大哥大姐,等你大姐再有小孩,叫妹妹去看。”当我有了儿子时,她妹妹真的来了(工资十五元/月)一直看到上托儿所。

    我永远忘不了我的同室好友孙吉欣,她与述仁都是海阳卫校的学生,她大我一岁,我们俩亲如姊妹,从吃的到用的从来不分彼此,我们俩每人每月买10元钱的饭票(当时工资18元)放在一起,每顿饭只买一个大菜,两个人分着吃,谁下班晚了就给谁多留点,有时到月底无饭票了,大都是她再去买几元钱接续到下月。她的家境比我好一些,我们互敬互让从不计较,在一起生活了好几年,一直到我结婚,我父亲搬来,我才与她分开。我们俩一年四季早五点起床,冬天要摸黑推水车,从井里打井水洗脸、刷牙,再作伴到化验室学习,她学护理学,我学完无机化学,接着学有机化学,不懂的地方记下来,白天请教刚毕业的大、中专毕业生,如药房靖永谦、内科医师战润生等,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学完了初中及高中的无机、有机化学课程。

    我父亲接来后,在距医院一公里的金碃岭村,租民房居住。述仁在外当兵,复原后在下初医院工作了二年,一直到我父亲去世后他才调医院工作。那个年代,天天晚上政治学习,一般很晚才能回家,我的好朋友邹宝娟怕我害怕,因那时到村的路很窄,路两边都是庄稼地,到了冬天,一堆堆的庄稼杆堆成很多草垛,特别吓人,她经常与我作伴回家,有时住在我家,我们就睡在一起,我非常感谢她的陪伴。

    文化大革命期间,我认识了于吉湖(后任一中校长,高级教师),侯振信(曾任多个单位领导、创《德乐论》的学说,著书立说被誉为草根思想家),于开红(后任二中校长,高级教师),由于我们有共同的语言,成为比较好的朋友。当时我年龄大,就成了他们的大姐,父亲租住的房屋在农村,做饭需要烧柴草,我老家分的柴草很多,但我无能力搬运。当他们知道后,侯振信和于开红用人力拖车,来回跑72里路帮我为父亲拉草,他们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的朋友,我当时无以报答,擀点烂面条给他们喝,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他们当时那兴高采烈的样子,使我终生难忘,永远铭记在心。

     

    家庭

    我的爱人宋述仁,194512月出生,与我同龄,我们1968426日结婚,生育一女一男两个孩子,子女都结婚生子有了他们的下一代。述仁兄弟二人,六岁时母亲病故,弟弟三岁,他七岁时找了继母,继母还带来一个姐姐。他自幼缺乏母爱,爷爷在世时跟着爷爷,爷爷去世后又去姥姥家,姥姥去世后又去姨家。1959年他高小毕业,上了半年的中学,196015岁时考入海阳卫生学校,在校学习一年半的时间(学制三年),19618月因灾荒学校下马,绝大多数学生发了个肄业证书下放回了农村,选择留下了几个优秀的学生,分配到当时的海阳县第一人民医院(现海阳市人民医院)和海阳县第二人民医院(现乳山市人民医院),述仁分配到第二人民医院药房工作,当时年仅16岁。

    1963年前后,我们党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思想教育运动。乳山县委连续几年都利用冬季农闲季节召开三级干部会(县、乡、村),对广大干部及群众进行社会主义思想教育,成立了阶级教育展览馆,以文字和图片的形式,以本县的真人真事,反映旧社会劳动人民受剥削受压迫的历史,教育人们不忘过去苦,激发广大党员和群众的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的热情。当时我18岁,与我院宋述仁还有两名护士调去当讲解员,我在第一展室,讲前言及旧社会穷人苦难的一部分,我妈曾教育我干什么都要干好,我铭记在心,由于我讲解稿背的熟练,再加上感情投入受到大家好评,县广播站为我做了专场录音。有时晚上工作到很晚,回医院的路两旁树多,还有深沟,那时的医院孤零零地座落在一个小山顶上,夏村(县城驻地)周围的人都称东山医院,述仁怕我害怕,都是主动留下来和我一起作伴。有一次参观的干部提前到来,由于事前没有安排,我在医院因事迟到,述仁就跑着到医院叫我。还记得一次下乡到海阳所去讲解,我们住在吕格庄农民家里,有一天我们到部队营房看电影,电影散场后,已经很晚了,那天阴天到处都是漆黑一片,加上地方生疏,我迷失了方向,述仁到了驻地以后,发现我还没有回来,又摸黑到处寻找,一直找到十点多钟。他对我的关心使我很感动,他在六岁时亲母去世又找了继母,经历了太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我很同情他的遭遇,由于经常在一起交谈相互的家事和我当时对父亲的牵挂,在不知不觉中两人在思想上和心灵深处产生了共鸣,可能这就算我的初恋吧!1964年年底他在全国人民学雷峰的高潮中应征入伍,当上了一名卫生兵,在他出行前我取出点钱(是父亲给我的卖房钱)给他买了一本内科学、买了一块苏联自动手表,表示对一个从小缺乏母爱的苦命人一点心灵上的安慰,也是对他胸怀大志,追求进步精神的仰慕。几年来一直书信往来,互相倾诉工作与学习中的苦与乐,交流学习心得,相互勉励共同追求进步,得到思想上的帮助和心灵上的安慰。他当兵第三年得了急性肾炎,住在牟平部队医院,给我来了封信很悲观,提出不要再写信了,怕以后连累我。正巧医院安排我到烟台参加学习班,我中途在牟平下车,去部队医院看望了他,当面安慰了他,学习班结束后我再回去看他时,他已出院了。我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愿去伤害他,最后我们还是走到了一起,19694月在他当兵的第五年我们结了婚。结婚时我们没请客更不用提举行婚礼了,利用他的假期在医院附近的金碃岭村,租了房子把父亲接来一起居住,回家搬东西时,村里人围过来,七嘴八舌的说,他妈妈活着该多高兴,还说述仁没有福,没看见那么好的丈母娘。在我一生重要的日子里,更加思念我的妈妈。

    关于婚姻问题,我妈妈多次嘱咐过我,让我将来选择对象,不要光看表面、长相和家庭穷富,这也是我妈妈的亲身体会,妈妈说:她嫁到我们家时,是爷爷奶奶持家,由于老人勤奋能干,家庭生活过得很不错,但是到我父亲持家时,虽然我父亲的长相很漂亮,大高个,可是妈妈一辈子都不幸福。妈妈说:“只要身体健康,有个好品行,好脾气,勤勤快快的就行……”我处于当时那个年龄,同志,朋友,亲戚,给介绍的对象真不少,有军人、有干部还有大学毕业生,有的还亲自写信给我表示爱意……但是我一个都没谈,因为我有很多困难,第一,我父亲有病需要照顾,他离不开我,到那里总不能带上有病的老人。再说那时,不是现在,户口分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我父亲是农业户口,农业户口是很难起出来带走的,农业户口变成非农业户口是有条件的,而且条件是非常苛刻的,没有户口就没有口粮。第二,我没有学历,我没有职称,就以上这些,我要找个条件高的,很怕被人瞧不起,没有共同语言,更怕以后受到伤害。第三,我自己还有一定的理想和抱负,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做出一番事情。不想依赖别人,居无定所,东颠西跑的调动,自己想过安稳的日子,我没有太高太多的奢望。在我生命当中,最重要的日子里,虽然没得到最亲的人的祝福,总算了却了我的一件终身大事,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家,这样照顾父亲也就方便了。但住了三年,父亲因老病复发,医治无效去世,他永远离开了我,从此我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从16岁到现在每逢节日,尤其是国庆节(母亲的忌日)、新年及春节,我都抑制不住落泪,这是我最痛苦的时候,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能为我付出一切、甚至生命的妈妈了,可我没有给她一天幸福生活,我没照顾她一天。我多么希望为我付出一生的人,能看到我的成长,能得到我一点回报,可惜这成为我一生的奢望。

                  
    上一篇: 辛明路威海故事汇节目摘选回放
    下一篇: 徐士林的传说
    姓名: * 请填写您的中文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