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索妮姥姥(小说)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4-6-16  ‖  

     

    索妮姥姥(小说)

     

    刘方计

     

    索妮是一条狗,一条流浪狗,母狗,狗主人给起了个外国女孩名字。索妮姥姥是狗主人,姓刁,男人姓黄,小区人都称老黄婆子。男人三年前去世了,她就和索妮相依为命,早晚散步,赶集下街,人不离狗,狗不离人,人们就改口叫她索妮姥姥。

    索妮姥姥心眼好,有人送一纸箱子狗崽在小区门卫处,无人过问,她回家熬了小米粥,像喂孩子一样,一天三顿,天天如此。喂狗回来就大声嚷嚷,像是对天说话,也像是对地说话,更像是对某个人说话,其实谁也不是,自言自语。“这是谁啊,真是上了八辈子天理,把些草狗子送出来,他怎么不把名贵狗送出来啊,上老天理了,这样狠心的人,老天有眼,叫他穷八辈子捎八辈子,叫他生个孩子没有腚眼,”屁啊臊地发骂一通,没人理她。另了,她把狗崽一个个喂大,又一个个找主安置好。

    小区养狗有诸多不便,狗粪随处可见,真是大煞风景,清理卫生清理的及时还好些。让人心烦的是狗叫,每到夜里,一有风吹草动,你叫我叫他也叫,闹得人心烦。一次,不知哪儿来了一条流浪狗,在小区住了足有一个星期,白天没人理会,到了晚上,只要是有车回来,它就跟着腚的咬,它这一咬不要紧,全小区的狗都跟着咬,闹得人们无法休息。一天夜里一居民回来,它又跟着腚咬,这伙计来了脾气,下车逮住,摁在花坛的围石上,把狗的四条腿用砖头生生砸断,小狗奄奄一息,被扔到花坛的冬青丛里。这事被索妮姥姥发现,如丧考妣,嚎天爷娘地大哭一场,痛骂打狗人“嗨,嗨,你说这是谁下这黑手,这么不爱惜命性的,老天有眼,打雷轰了他,要不就叫他出门叫车撞死,这该杀的,嗨,你说说。”她把小狗抱回了家,到医院拿了跌打损伤药,狗腿抗折腾,侍候了一个多月就好利索了,这条狗就是索妮。

    索妮姥姥嘴贱,没有不敢说的话,是个口无遮拦,随腚放屁的主。她说:“邓小平和习近平是同学,老师不会起名,就会个平字,横一个平竖一个平字。”“小日本要打中国了,习近平去请林彪回来打,人家不回来,叫我我也不回来,看见对我那个滋味…….”说这些话没人理会,当笑话听了。可气人的是她看见什么说什么。一次,看见小区一个退休教师,张口就来:“你是不属羊的?”答曰“是,怎么了?”“无怪你妈死得早啊,你就是妨妈的命。”出口就伤人, “俺妈好好的,比你还壮实呢。你倒不属羊,怎么一生下来妈就死了啊,你爹把你送人了是怎么回事啊?”退休教师好一顿数落。她没当棵辣葱,没事一样,口里念道着:“我是听人说的,莫非不是你?”。还有一次,看见一海员的妻子,张口就问:“你属啥的啊?”海员妻答:“我属羊,孩他爸属猴,怎么了,你这个老婆还会巫道不成?”“坏了坏了,你这辈子没有好,猴赶羊,穷这辈子穷下辈子。”把海员妻气得当场就破口大骂:“你个老驴劲的,吃饱了把你撑着了,尽说胡话,俺家的钱你连看也没看见过,俺买这楼,一把拿出来的,你老婆汉子倒不是猴赶羊,怎么老头早早就去死了?”被人一顿臭骂,无语,拉着她的索妮恢溜溜走了。她知道的多,也爱打听事,别人说事她打听不到心里难受,认识不认识的都能插上话。一次一帮大男人在小区门口说呱,说到某村一个小孩,奶奶看着,小孩小鸡鸡下面的小蛋被狗撕下一个吃了,亏离医院近,要不就没命了。其中一个小青年说,那不完了,没蛋将来能生育吗?“没事没事,能生,还不能少生了呢。”索妮姥姥插话了。“这事我知道,俺在家为闺女时听说,俺邻村一个残废军人,被日本鬼子打掉了一个蛋子,结婚后生得一叵箩一叵箩的,生三个闺女俩小子。没事,他那东西能竖起来就没事。”众人诧异。为了进一步说明一个蛋子能生育,她还说了一个事,说她有个堂叔弟,生下来就是一个蛋子,也是生得一叵箩一叵箩的。在前面小区住的那个某某就是他二儿子。这老太婆,参合这些干啥啊。一小青年不服气,悄悄嘟噜了一句:“就和你看见一样,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很神秘的说:“我说得都是真话,你不信回去问问你爹,一些老人都知道。”这小青年气爆蛋子了,破口大骂:“我操死你活妈了,你怎么不去问你爹啊?我知你是怎么知道的,一定是你亲自试过了。我告诉你,要不叫你这好年纪了,我非揍你不可。”唉,你说,这索妮姥姥没事遛你的狗去,干嘛参合这些男人的事啊,这不是自找没趣吗。

    索妮姥姥挨呲挨顶的事多了,她没当回事。真是为老不尊啊。你说,每到春暖花开的季节,小区的花坛里的各种花儿竟相开放,你开我开各有特色,给和谐的小区带来温馨。可这老太太就是讨人厌,还没等花开开,就开始掐花,掐个一朵两朵倒没人理会,可她不是一朵两朵,而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掐,还专拣含苞欲放的蓓蕾掐。掐就掐吧,还见人就说,掐点花吧,这东西在家瓶子里生着,喷香喷香的,多掐点插着,枯了再换,我一年到头都插,家里的狗剩气一点没有。唉,你说这老太太,这花是你家的啊,要是小区的人都学你,那不乱套了吗。

    现在小区没人和他搭话,有时她主动搭讪人家,也没人理她。她穿得很整洁,可人们看见她就像见了瘟神一样躲着她。她对索妮可很上心,她说什么,索妮听什么,也不会反驳,一个小草狗子被她当成宠物狗了,夏天理发剪毛,冬天买上好几套小狗衣服,她自己说:“俺家索妮吃的和我一样,我吃什么它就跟着吃什么,俺家索妮都能吃出猪头肉好赖。”说这话可信,因她经常去买猪头肉回来。

    管住这张嘴吧,话多有失啊,就是好话说三遍,狗子都不稀见,何况还没一句好话啊。管住自己的行为吧,不知道自己多大年纪啊?

                  
    上一篇: 微型小说:市井麻辣烫
    下一篇: 对桌逸事
    姓名: * 请填写您的中文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