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祥他娘(小小说)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6-5-16  ‖  

    祥他娘(小小说)

    作者:阳光客

     

    “祥他娘又‘下来了’!”

    于是,人们一群一群跑到大街上看热闹,小孩子也夹杂其中。“下来了”,是官庄一带老百姓的土话,意思是鬼神附体,或哭,或笑,或舞,或蹈,做着各种奇奇怪怪匪夷所思的动作。祥他娘是村子最南头安坤的媳妇,三十多岁,是三个孩子的娘。她个子不高,长得很壮,力气特大。土改后家里分了地没有牲口,她就和丈夫一起拉犁拉耙,抢种庄稼。婆婆夸她说:“俺祥他娘能顶上一头牛。”

    祥他娘娘家赤贫,嫁到安家土地也不多,够糊口。因此对土地感情特别深。前几年,她费劲巴拉在洋路沟边开了一片荒地,结果被老地主安科霸去了,说是挨着他的地边。土改分了十几亩地,她像老光棍娶到了娇妻,恨不得天天搂着它。精耕细作,粪土足足的,攥一把流油。年初,因为入社,给付社长——大辈子哥安集干了一仗,大病一场。明明是思想有点疙瘩,动作迟了一步,却被说成是落后分子,拉了全社后腿,你说是不是冤哉枉哉!

    祥他娘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大步流星,手舞足蹈,载歌载舞,说着唱着人们完全不懂的话。阴阳先说得更神乎其神,说她是金牛星,因犯错被玉皇大帝罚下界来受苦。偶撞祥他娘,代为表示愤懑。安集骂她是装疯卖傻,人们却都不信他。因为人们亲眼看到她一口气饮一大桶水,一个人拉得动一辆牛车。

    “下来”一次,等于大病一场,过后就要卧床好长时间。好些年,祥他娘病病歪歪,完全没有了当年踢倒壹个撞倒两     个的强壮体格。慢慢的,她好了起来,“下来”的次数也少了。只是人们看见她跑到地里,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抓田土,默默地流泪。后来,她跟着大家在生产队挣工分吃饭,养大了儿子,带大了孙子。再后来,老太太活了八十多岁,无疾而终。

    儿孙们把她埋在离家最近的责任田地头,修了一个大大的坟头,逢年过节祭奠,坟前香火不断。不知什么时候,坟上长出一颗构树,乌油油的,十分茂盛。大孙子安吉要把它伐掉,老人们说,坟上长树,必有缘由,砍伐不吉。说来也怪,构树不往上长,单单往横里生长。眼看盖住了坟头,巍巍赫赫,郁郁葱葱。儿孙们爱屋及乌,小心照看,没有人敢动构树一片叶子。

    二孙子安康大学毕业供职于一家摄影杂志社,来家看望爸妈爷爷。一天傍晚,他出门拍夕阳,一出门便大叫起来:“爷爷!爸妈!快来看!”爷爷爸爸妈妈跑来,顺着安康的手看去,只见夕阳光下,构树金光闪闪,活像一头梗着头拉犁的金牛。头朝前,抿角,尾巴拧起。体格肥硕,腿蹄粗壮。勇往直前,势不可挡。爸爸妈妈张大了嘴,惊诧,无语。安康迅速调好相机,咔嚓、咔嚓拍下了许多图片。唯有爷爷看出了端倪,心里说:“老婆子,多少年过去了,你的心思不散魂灵不灭啊!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都会越来越好的。”

    一个月后,安康的摄影作品《金牛》获得了全国“五个一工程”金奖。

     

                  
    上一篇: 微型小说:市井麻辣烫
    下一篇: 对桌逸事
    姓名: * 请填写您的中文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