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母爱读书
    父亲—王刚(第149期)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1-12-25  ‖  
     

    父亲

     

                    作者:王刚,朗诵:芳彤


        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父亲了,自打年后的匆匆一别,我已有数日没有回家了。每次打电话回家时,电话那端总是母亲的声音。问及父亲,母亲总是遮掩着,好像并不愿告诉我父亲外出打工的消息。我也没有多问,只是在电话嘱咐母亲多注重身体,多为父亲增加些营养,让父亲不要太劳累,不要再为我操劳一生了。
        父亲属羊,与同龄人相比,本是儿孙满堂、其乐融融的画面。然而,将近六十的父亲还在外地务工。这不得不让我感到有些内疚与惭愧。我并不是一个不孝子,在我的眼里,父母是至高无上的,没有任何人能取代父母在我心中的位置。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我对父母的那份孝心。我爱父母,正如我爱这美好的人间一样。如果没有他们的存在,我感觉这个世界是荒凉的,没有任何的生机,没有任何的话语,没有任何的亲情。仿佛瞬间坠落于深渊,永远永远都找不回那种家的感觉。
        父亲是勤劳善良的。在我的人生记忆里,有着许许多多讲不完的故事。父亲就是这故事的主角,让我永远也讲述不完关于他的故事。记忆里,父亲总是乐于助人的。每当街坊四邻有求助于父亲时,父亲总是乐呵呵的答应,从不推辞,感觉他人的事就如自己的事一样,从来没道出一句怨言。记得也是这个季节,麦收的繁忙,让忙乱的人们有些喘不过气。老天不长眼,接连好几天的阴雨天终于露了笑脸,由于要抢收,我家的麦子又不熟,父亲每天都在帮街坊四邻忙活着。等到熟了时,父亲却执意不肯乡邻帮忙,只是让我与母亲、二叔一起忙活。其他的人都被父亲给劝了回去。麦子割完了,等到打麦场时,已是人山人海,家家都在为自己家的麦子焦急等待着。父亲也急,携下麦子后,便四处打听还有几家几户在排队等待。
        天终于黑了,等挨到我家时,已是凌晨两点了,本想赶紧抓紧工作时,却不想父亲又让给别人,我心里顿时来了气,看着母亲与二叔,我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母亲也没说什么。好不容易再一次挨到我家时,天却下起了雨,雨不算大。望着自家的麦子在雨中浸泡时,我顿时冲着父亲喉去。父亲看了看我,顺手给了我一巴掌。我蒙了,父亲也蒙了,我虎视眈眈的瞅着父亲,母亲发疯似的向我扑去。我感觉人世间只有母亲才是我的亲人。我转身跑了。父亲没有追我,母亲也没有。事后母亲告诉我说,父亲没有做错,在我们上一家打麦子的二叔媳妇怀孕了,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他父母去死的早,无亲无辜。因怕耽误孩子出世,于是就跟我们家换了。没想到天不长眼,让我们家的麦子浸了,让你受了委屈。听着妈妈的话,我有些木鱼,感觉全世界的错都是我一人的,我的泪不知不觉中滑落,有悲伤也有幸福。
        父亲是憨厚纯朴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看着一个个登门做媒的人,我感觉有些羞涩。虽然自己是男孩子,但是对于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些害羞。对象看了一个又一个,恋爱失败一次又一次。父亲总是默默无语。感觉这所有的失败都跟他有很大的原因。父亲沉默了。看着我时,总是深情的看着我。眼睛里好像说什么,却有说不出什么。爷爷因病去世的早,父亲是老大,为了承担家庭的责任,父亲不得不早出晚归,为两家人忙前忙后。总不想让奶奶失落,也不想让母亲难过。总是一个人肩康着家庭里所有的重担。希望弟妹们早点出头,来帮他分担这个家。父亲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两家人,从叔叔结婚到姑姑出嫁,父亲都以长者的身份,完美的打发着自己的亲人。而到了我时,父亲却犯了难。看着高额的楼价,父亲不知道几次撑舌而止,想要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当父亲听说我调到行政工作时,父亲的眼眶有些湿润。我知道父亲为我高兴,也在为我骄傲。我只能以做儿女的孝道来报答着父亲。
        父亲终于谈到我的婚事了,望着父亲顿呜的话语,我知道父亲的想法,我不想让父亲伤心。我知道天下所有的父母都在企盼着什么?当我新年时将女朋友领回家时,父亲的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笑容。我笑了,恋人笑了,母亲笑了,父亲也笑了。望着父亲那甜美的笑容,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父亲那天是最美的一天。看着父亲眼角的泪。我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从未醉酒的我,那一天我与父亲都醉了。然而,当分手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时,我整个人是痴呆的,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父亲。我不知道这次打击是不是让父亲失望。我不知道这次打击,是不是我致命的伤害。我忍受,我把所有的泪水都咽在肚子里。我不敢透露半点失恋的消息。纸是包不住红的,在父亲再三的逼问下,我哭了,父亲哭了。我听到了他哽咽的声音,我听到了他安慰我的话语。我听到他说的一切。作为儿女,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是不是因为没有金钱与权利,我们就应该永远的被人鄙视,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是不是因为没有楼房,而被爱情驱逐出境。我哭了,我痛苦的哭了。我挂断了电话。我不想让父亲再一次听到我伤心的样子。我知道父亲永远都是我爱人,我永远都不能伤他的心。然而,这对于我这样的孩子来说,父亲又岂能不为我操心。
        父亲走了,在我相对的另一个城市里务工。望着相对的城市,我总觉得内心有些惭愧与心酸。父亲啊!孩儿不孝!在你应享尽荣华的岁月里,却让你背井离乡。父亲啊!孩儿不孝!在本应幸福团圆的家庭里,我却失落了你的心。父亲啊!您能原谅我吗?原谅您不孝儿子吗?望着天空的残月,我几次都对着那座城市呐喊。父亲啊!你可曾听得儿子的心声!一个你不孝子的忏悔!父亲啊!原谅我吧!人生的完美与残缺并不是所有人生路上都有的,等到下一片曙光来临的时刻,到那时就是你儿孙满堂的时刻。父亲原谅我吧!在这父亲节即将到来的时候,请让我为你深深祝福吧!祝您健康!祝您幸福!

     

        王刚,男,汉族,1980214日出生。籍贯乳山市午极镇由家庄村人,曾用网名缘,妙不可言、寒谷等,文章散见于威海晚报、中国广播电视报、威海卫等。多发表于网络文学,常见于读者论坛、原创力量、红袖添香、江山文学等,现为威海环翠区作家协会会员。

     

                  
    上一篇: 《母爱文化》读书栏目百期特别节目录音实况
    下一篇: 秋天的味道-倪春燕(第1期)
    姓名: * 请填写您的中文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