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母爱读书
    外公的小院—王刚(第153期)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1-12-25  ‖  
     

    外公的小院

     

    作者:王刚,朗诵:晨曦

     

    外公住在离我家十里路的山沟沟里,那里虽然说四处是丘陵,然而勤劳的农村人却把它开发成了山耕地。一年又一年的辛勤耕耘,一年又一年的丰收喜悦,就这样幸福的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山里人。

    外公的家就在这山沟沟里的北面,偌大个池塘是外公村里最有名的景点了,每每去外公家总能看见三两群孩子,提着玻璃式的罐头瓶子在里面钓鱼。初期我也好奇,看着他们将饵料放着瓶里,慢慢的放下,一会儿一群群执嫩的鱼儿忍不住香料的诱惑,乖乖的跑到瓶里束手就擒,那种胜利的喜悦顷刻间荡漾在孩子们的脸上,我也兴奋,只不过临走时,多多叮咛几句,生怕有个闪失,害了孩子们的一生。

    外公的家就在池塘的一边,打山路来,池塘是我们经过的必经之路。望着那条窄小的羊肠小道,我不知道该用如何的心情,来表达这行路的心酸。刹那间,仿佛所有儿时的记忆都一并蹿了出来,那种天真烂漫的记忆,让我的眼里多了几点泪花。是啊!多少年了,多少的风风雨雨伴着我从一个呀呀学语的孩童,慢慢的成长为当代的青年。那种历史的回忆,那种亲情的回忆,是我一生都不可磨灭的。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去欣赏一个时代的发展,也不知道该用如何的手段来阻碍岁月的脚步。

    当我蓦然抬头的瞬间,那座矮矮的篱笆小院,依然清晰的展现在我的眼前,多年来,我所熟悉的,一块块用石头累起来的院墙,依然是那样的经典,只不过那光滑的石头泛起一片片的苔藓,带着浓浓的绿意,点缀着历史的沧桑。院中依然没变,变了的也只有那踩脚的泥地变成了光溜溜地水泥地面,房子还是那种老式地房子。挂在房檐下那金灿灿的玉米,算是老房最美的点缀。门依然没有上漆,多年来的烟熏火燎,把她的纯洁与青春淡忘在世纪前行的脚步之中。只有那红了、绿了的辣椒算是这座门面上最靓丽的饰品,时不时等待着主人的采摘,等待着来年幸福的收获。那口锈迹般般的压水井,依然挺拔在院子的中心,伴着那个我记忆中的大缸,风风雨雨中不知度过了几度春秋。简陋的茅房只是简单砌着十几张黑色的瓦做顶,那种老式的门楼式的建筑,突起在黑瓦的顶端。雪白的墙面经不起风雨的侵袭,早已脱落。只有那写百年幸福的画面还依稀可见。院中那几颗茂盛的柿树、枣树算起来比我的年龄还长,硕果累累的场景,让我激动不已,索性拿起一旁的竹竿打落一地的甜枣,顾上枣的干净与否,放在手上,轻轻的一搓,便放在嘴里细细的品尝,可惜的是,那金黄色的柿子悬挂的太高,我只有干巴巴的看着它妖冶的色彩,吸引着我的视线,不住的吞着口水,爱莫能助的窥视着它的降落。也许是上天的垂帘,一阵风过后,那熟透了的柿子,还是斗不过地球的万有引力,一个个乖乖的垂落在外公早已布控的“陷阱”里(陷阱:指农村人垫起来的草床),一个个等待着农人们的束手就擒。我也迫不及待,看着那垂涎三尺的爱物,奋不顾身的扑了过去,索性一个人多捧几个,抖的外公哈哈大笑。只有那条忠诚的老狗,时不时的狂犬着,似乎是在说我贪婪,一双恶狠狠的眼睛注视着我,生怕我独吞了他主人所有的果实,一个劲的撕咬着。我索性不理不睬,一个人抱着柿子回屋,一个人独自品尝。留下的只有外公的训犬声,时不时地发出几声狗儿仓惶的犬鸣。

    也许是果实的味道实在诱人,以至于我没有发觉到外公悄悄地矗立在我的身旁。外公更老了,从他那满脸的皱纹我可以看得出外公经历过的沧桑岁月。几句关心的话语,让我的声音几乎有些哽咽。外公是一个工人,在那个年代的农村,工人是别人都想挤破门的工作。也许是外公的运气好,在整个村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光荣的进入了镇里的翻砂厂,每月的粮票,雪白的馒头,清香的米饭,在外公的眼里是太平常了,一个人五个子女,一个七口之家的幸福生活让四十出头的外公略显成就感。可惜的是天有不测风云,外婆的突然离世让外公多了几分沉重的打击,接连几日的菜米未进,接连几日的思念过度,外公终于病倒了。一家六口人的重担,还是承担在了外公的身上。母亲也只有干些力所能及的活,以便减轻外公的压力。想要疲劳一时的外公都一点放松的空间。也许是上天的垂帘,外公含辛茹苦把儿女们养大,自己却一个人孤独的生活着。子女一个个的成家立业,外甥、孙女的一个个相继出世,让孤独中的外公又多了一丝丝的欣慰。而如今,外公依然是一个人住,每年很少时间才是我们团聚的日子,看着那种暖融融的场面,外公总有许多话想要对我们讲。而如今,看着站在我眼前的外公,那种爱的升温,也许是某些人一生都体会不到的。

    岁月不饶人,当时钟的指针慢慢地爬满每个方格,也许外公才是我人生里最大的遗憾。人不是长生之体,即使我们吞食了不老的唐僧肉,那种虚假中喜悦的信念,依然打动不了我与外公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看着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看着那疼爱我一生的亲人,我只有默默的祈祷,祝福我的外公,也祝福天下所有的老人。

     

                  
    上一篇: 《母爱文化》读书栏目百期特别节目录音实况
    下一篇: 秋天的味道-倪春燕(第1期)
    姓名: * 请填写您的中文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