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曲苑
    [相声]奥运随想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09-6-9  ‖  

    【相声】

    奥运随想

     

    作者 隋桂光

     

    甲:我们中国的百年奥运终于圆梦了!

    乙:哎!真的扬眉吐气了。一百年的准备,十多天的辉煌,一生的回忆啊!

    甲:我们以51枚金牌的优异成绩,实现了金牌第一,奖牌总数100枚,正好圆了百年的梦。哎!你最喜欢哪个体育场馆?

    乙:我都喜欢啊。

    甲:要说我最喜欢的还是鸟巢。它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上树掏鸟蛋的场景!

    乙:你可真能联想,有这么大的鸟窝吗?

    :是啊,在我们村东河岸的小树林里,什么样鸟窝我没看见过?掏鸟蛋、拆鸟窝什么好事咱没干过?可这么大的鸟窝还真的是头一次见。

    乙:哎、哎!鸟类可是国家的保护动物,你怎么能随便破坏它的家园呢?

    甲: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再加上家里穷啊?吃的、烧的都紧张,上山拾草饿了掏点鸟蛋充充饥吗?再趁着鸟儿不在家,拆点鸟窝回家烧火做饭,有什么了不起的?

    乙:你小时候也真够缺德的啊?

    甲:那个不缺,主要是缺营养啊!哎!你说这鸟巢要是用树枝搭起来的,拆了能做多少顿饭啊?

    乙:你想什么哪?那可是钢铁做的,是世界独一无二的艺术品,你敢拆吗?

    甲:不敢。再说拆了也不能当柴烧啊!

    乙:你可真能想得出来啊。

    甲:哎!奥运会比赛你都看了吗?

    乙:看是看了一些,但没全看。

    甲:你怎么能不全看呢?多么宝贵的机会,就让你这么错过了,遗憾啊!

    乙:这有什么可遗憾的,开、闭幕式和一些主要的比赛项目还是看了一些。那你一定是都看了?

    甲:没有!开始打算全面看。可是这临时出现问题了不是?

    乙:这百年不遇的盛会,连人家外国总统那么忙都来了,你事情比总统还重要吗?

    甲:唉,别提了!我是被人家红牌罚下了。

    乙:你也是男足的队员?

    甲:你才是踢足球的哪!你骂我、打我都行,但你千万别侮辱我的良好人格。

    乙:那你没踢人家,怎么会吃红牌呢?

    甲:事情是这样的。奥运会开赛的第一块金牌,就被咱们的女选手拿到了。

    乙:是呀,这谁都知道啊,那可是我们的开门红啊。

    甲:好什么、好什么,还让不让我看比赛了。我想看足球,可我媳妇就是不让换频道,嘴里还叨咕着:“看见了吗?还是我们女同胞有本事,你就等着吧!等你们老爷们拿了金牌再看吧!”得!红牌拿下。

    乙:噢,是这么回事呀!那你就等着吧,等你爱人睡觉的时候再看。

    甲:等到什么时间是个头啊?等她困了,只剩下赛事预告和奖牌榜了。

    :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吗?

    :唉!终于熬到双休日,我干脆回家陪老爷子看奥运会。

    乙:你家老爷子前几年得了青光眼,双目失明了怎么看电视啊?

    甲:这你就不懂了不是?有句名言说的好:“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眼睛看不见还有耳朵吗?

    乙:不是耳朵也几乎没有听力了吗?

    甲:还有鼻子嘛!你了解的怎么这么清楚啊。

    乙:你家老爷子用鼻子看电视?

    甲:你爸才用鼻子看电视哪!我爸是用最大音量听电视。

    乙:噢!也真是难为老爷子了。

    :回到家里,我说:“爸!看看奥运会吧!”我爸说:“不看、不看,你妈受不了,中国队赢了就哭,输了就尿,一看电视就兴奋,不信你测测她的尿,肯定是阳性。”

    乙:他家老爷子是山东人。他母亲是糖尿病患者,肾功能不好,验尿肯定是阳性,至少4个加号。

    甲:好吧,不看就不看吧。我爸说:“要看等你妈睡了再看吧,现在你没有事儿就先给我理理发、修修指甲吧。”哎!闲着也是闲着。

    乙:老爷子别看都八十了,还是军人作风,卫生讲的也好。

    :我找来工具开始理发。我爸就愿意理发、修理指甲。老年人吗,头发稍微一长就难受,就喜欢理光头。脚趾在朝鲜战场上冻坏了,残缺的指甲老往肉里扎。

    :那滋味是不好受。

    :老爷子一高兴,话也就多了起来,你说这奥运会在咱们家门口召开,谁不高兴啊?可这电视台也真没准话,说谁谁能拿第一,可连决赛都没捞着。你看看赛前把刘翔说得乌嚷乌嚷的,可这孩子这么大的病情都不清楚也敢瞎说。我说:“这不是人家保密吗?”怎么有的赛前没看好的选手,结果人家也拿了金牌呢?那是临场发挥的好呗?不对!我看那些不负责任的记者们尿检也是阳性的。

    :怎么见得呢?

    甲:一兴奋就瞎说。哎哟!你轻点行不行,你以为这是足球啊?

    :怎么了?

    :说话儿忘了,用力大了,把老爷子弄痛了。

    乙:这老爷子还真幽默,懂得还真不少。

    甲:老爷子又说:“我不叫有老伤,能看不见、听不见吗?你捎个信告诉他的教练,可要抓紧治疗啊!别落下毛病。”我说:“人家有专人治疗哪,你就不用操心了。”说话间发也理完了。

    乙:老爷子真能理解做运动员的不易。

    甲:理完了发,泡了脚,又开始剪指甲。

    乙:他父亲是位老军人,参加过潍县战役、淮海战役、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在南京路上站过岗,抗美援朝渡过江,战斗中负过伤。手指少了俩,脚趾剩了8个。老残废军人。

    甲:修剪着指甲他又开始唠叨:“你知道这奥运项目是怎么来的吗?”我说是奥委会规定的呗。不对!都是从战场上学来的。怎么是从战场上学来的呢?你看啊,赛跑的就是“通信员”,那时候没有车就是靠腿跑着送信。离指挥所近的是短跑,远的就是长跑。你可别逗了。我爸急了,你可别不信,那射击的就是“狙击手”,瞄半天才开一枪,打得可准了。

    乙:那跳水的哪?

    甲:跳水、游泳的是海军、马术的是骑兵、摔跤的是肉搏战、战略转移是马拉松、五项全能的是大进攻、投掷项目是扔手榴弹、练举重的是炮兵、百米赛跑就是冲锋,枪一响,冲啊……

    乙:嚯!这老爷子的想象力也真够丰富的。

    甲:你知道现在的兴奋剂是咋回事吗?

    乙:这个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甲:也是从战场上学来的。电影里有啊,战前动员的时候敌军官都是这样喊的:“弟兄们,打胜了这一仗,每人二两‘大烟土’。”这不是兴奋剂吗?

    乙: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甲:那时候咱解放军条件太差,要不我能少两个脚趾吗?现在,我们国家强大了,经济发展了,人们的生活富裕了。所以在百年奥运上展示自己,实现了百年的奥运梦想,我们拿第一是应该的。

    乙:是啊,中国的崛起,也展示了中国人在用自信、自豪和拥抱世界的风采。

    甲:可是电视里说的太不应该了,没比赛就说中国队肯定要输。给谁长威风啊?

    :什么比赛呀?

    甲:篮球!就是中国队跟美国队的那场比赛。不就差才30多分吗?如果发挥的再好点,说不定就赢了呢。

    乙:是啊,有道理,竞技体育是存在偶然性,不到最后一刻,看不出赢输。

    :还有。最不该有一位他们看好的选手没拿到奖牌,一位记者采访说:“你不觉得在自己国家比赛,没拿到奖牌感到“耻辱”吗?”这是正常人能问的问题吗?拿了奖牌是“雪耻”,没得奖牌就是“耻辱”吗?这符合奥运精神吗?这是什么记者?简直就是一个彪子。

    乙:老爷子有些激动了,别再说了,血压高,别伤了身体。

    甲:是啊,我赶紧说,脚修好了你试一试,怎么样?嗯,挺舒服的。评论比赛要实事求是,别信口开河,也不怕外国朋友笑话。我说:“那是失误,你就别较真了。”我不是较真,是怕像踢球的那样输了球,再丢了人!

    乙:呵!这老爷子,什么都明白。

    甲:是啊,这也是全国人民所关心的。虽然,奥运的帷幕已经落下,但没有分别的伤感,只有对未来的向往。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对中国的这次盛会,只用了“无与伦比”来说明我们的成功,并将国际奥运推向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我爸又说了:“如果退回50年,也许我也会去参加奥运的,我的腿好能走啊,都是在战场上练出来的!”

    :行,还真有些不服输的精神。哎,你别说,你爸有基础啊!肯定行。

    :你就别开玩笑啦!他就是说说而已。

    :说不定还是全能冠军哪。他老爸,新兵连里练过射击。

    :凡是新兵入伍都练过。

    :翻越障碍练跨栏,淮海战役跟国军的汽车轮子赛过跑,朝鲜战场跟美国鬼子摔过跤,渡江战役练游泳,狼牙山上把水跳,炮兵阵地练举重,奋不顾身堵枪眼,炸碉堡托起炸药包……

    :停、停!我爸都成烈士了,还能参加吗?

    :你看看,乒坛维纳斯波兰乒乓球运动员娜塔莉·帕蒂卡和单腿美人鱼南非游泳运动员娜塔莉··图伊托就是榜样。她们是本届奥运会上仅有的两名残疾人运动员,凭着自己的成绩通过层层选拔赛,一路过关斩将终于站在了奥运的赛场上。我是想说明你老爸的基础好啊!

    甲:得了吧,人家可是经过专门训练的。要说这届奥运会的最大亮点,要数开、闭幕式,尤其是点燃主火炬的体操王子李宁,吊着钢丝爬到那么高的主火炬台真是不容易。

    乙:是呀,得有多大的胆量和奉献精神啊!

    甲:哎,你说如果让王子骑着白马点火炬,岂不是能轻松一些,也更能显出王子的风范。我爸又说了:“骑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长翅膀的不一定都是天使,也许是鸟人啊。”……哗!

    乙:怎么了?

    甲:脚又掉到水盆里了。

    乙:嗨!

                  
    上一篇: “忙”里偷闲
    下一篇: 小品——俺给爹发奖
    姓名: * 请填写您的中文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