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微型故事汇编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6-1 18:36:00  ‖  

                                                   徐振武

     

                                                           “误”意逼走先生  

    民国时期,一教书先生到乳山崖子村教书,先生饮食实行“派饭制”。这家学生比较穷,学生家父到临近湾塘河沟摸了几只螃蟹,留给先生晚上用餐下酒。晚饭时先生独自一人用餐,哪曾想开始很文明将蟹腿放在一边,蟹子吃掉一只后,又吃另一只,鲜美的蟹子有滋有味,越吃越想吃,结果把所有的蟹子全部吃掉仍未解馋,最后干脆把蟹腿也全嗑掉。此行为自己也觉得很尴尬,不太文明,便写了一张便条,上面写道“吃蟹不足吃足、吃足不足”。便将纸条压在了盘子底下,以示遮丑。房东见状后以为要考考他,要他写出下句,苦思冥想也没想好下句。两天后的早晨,他撅着粪篓到处拾粪,看见一骑驴的很奇怪,过去形容某个人出了名,经常说的一句俗语“骑驴放屁打腰”,他没骑在驴腰上,反而骑在驴腚上。眉头一皱心想,诶,有了,这不现成的吗,“骑驴磨腚骑腚、骑腚磨腚”。写好后,送给了教书先生。教书先生一看,惊了,一农夫竟有这等天才。我原来只是想遮掩一下自己不雅场面,我连考虑都没考虑下句,他竟然想出来了,这人不简单,学问如此之高,这还了得,这书没法教了,卷起铺盖,当天黑夜不辞而别。

                                                    “触景生情” 

    笔者好多年前看过一部电视剧《考胥》,说的是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嫁给大诗人陆游的故事。在入洞房前,苏小妹为了考考陆游的学问,对陆游说,我出上联,你答下联,答不上来不准进洞房。苏小妹在屋内便上前推开了绣房内两扇窗户,随口吟道,“两手推开窗前月”,要陆游答下一句。陆游沉思片刻,猛然间看到一萤火虫落入池塘内,激起了一个小小的波纹,于是他迅速从地下捡起一石子投向水中,,此时映照在水中的月亮被激的稀里哗啦,立马答道“一石击穿水底天”。苏小妹闻听大喜,立邀夫婿快快进入洞房。

    可能在20多年前的中午,笔者在家中只看了其中的两集电视剧,电视剧的名字记不得了,但片中林大秀巧对诗歌的场面一两句至今还印在脑子里。上联是“塔顶尖尖七层,四面八方”要林大秀答下一句。林大秀没有即刻答上来,思索间,对面来了几位花枝招展的千金小姐,其中一位在相互交谈中, 手拿折扇指手画掌,原来是哑女。林大秀“触景生情”,脑子灵机一动答曰“玉手摇摇五指,三长两短”。片中还有一句上联是“谷黄米白饭如雪”,林大秀无意中看一打铁的(注:古代打铁用的是木炭),炉火正旺,下联油然而生“炭黑火红灰如白”,天衣无缝,恰到妙处。

                                             巧改诗句

    郝文与程才二人从小就在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作诗绘画,算得上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二人文才非常了得,出口成章,提笔成文,咬文嚼词,不相上下。但二人秉性争强好胜,性格也互不相让,一个五八,一个四十。这一年,二秀才相约周游四海,浪迹九州,走一走看一看祖国大好河山,为诗兴收集一些创作素材。一日,他们来到了一个湖边,二人坐在湖边的沙滩上,稍作歇息。郝文便对程才说:“咱们就着这个湖泊作一首诗如何?”,“好!你先作吧”,程才随声应道。“我先作就我先作”郝文毫不客气,边说边拿起一根枝条在沙滩写了起来“风吹湖面起层浪、雨打沙滩见点波”,说罢轻蔑的朝程才努努嘴,“你能作出这样的诗句吗?并能超过此句我算服你”。程才哑然一笑“小菜一碟,你也太小看我了,你那诗句婴儿水平,赤着袜底都湿不着,不值一提,请看我把你的两句诗中‘起’字和‘见’字改掉,力度就变了”。于是他用手将两字抹掉,分别换上了“千”字和“万”字,就变成了“风吹湖面千层浪、雨打沙滩万点波”。程才骄傲的向郝文挤了挤眼,以示胜他一筹。正在程才洋洋得意之际,恰在此时走过来一拾柴老者,近前一看,二话没说,用手将两句诗中的“千”字和“万”字用手抹掉,分别换上了一个“层”字和一个“点”字,两句诗就变成了“风吹湖面层层浪、雨打沙滩点点波”。二人刮目相看,自愧不如,心想,民间真有高人,乃奇才也!不免怏怏而去。

                                                       “斋”“齐”相争

    明朝末年,一和尚跟一尼姑分别到五台山参加庙会,途中不期而遇。当二人共同走进大山时,迎面出现了一座庙宇,庙门上端醒目写着三个大字。“咦,天斋庙到了”,和尚抢先嚷道。尼姑一看反驳道:“这哪里是天斋庙,这叫天齐庙”。“天斋庙!”,“天齐庙!”,“天斋庙!”,“天齐庙!”,··· ···。二人各执一词,争的面红耳赤,各不相让,几乎打了起来。此时,一个撅着粪篓拾粪的农夫走到二人跟前,拾起一根枝条在地上写到:一僧并一尼,二人争斋齐,看头是一样,下面有分析。二人看后,面面相观,羞愧的低下了头。

     

    注释:古时用繁体字。请君查看字典“斋”与“齐”的繁体字,两字上面写法完全一致,下面“斋”比“齐”多了个“小”字,简化字上面写法也都是一致的,只是下面有别而已,本文语关两义。

     

                  
    上一篇: 关东猎奇
    下一篇: 日本法师圆仁的“乳山情结”
    姓名: * 请填写您的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2017-8-19 9:16:21)
        

    (2017-8-18 8:15:34)
        

    辛明路 (2017-6-5 9:38:47)
        已修改。

    徐振武 (2017-6-3 11:12:03)
        本文“斋齐相争”的“一斋并一尼”中的“斋”字打错,应为“一僧并一尼”,将予以更正,敬请各位原谅,谢谢。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 |怀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