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赴日打工记(10)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20-4-21 15:48:03  ‖  查看1338次  ‖  

                                                                            忆红草莓崔景灏


    到日本不久,我和同事张商量去买个相机,记录一下在日本的打工生活。我们利用休息日逛遍了石卷市的相机店,终于在田中相机店相中一款性价比不错的富士相机,长焦伸缩镜头,带遥控自拍功能。店老板田中是位很和蔼的中年人,他微笑着说让我们慢慢选,然后站在门口和一位老人家聊天。 

    我和张商量了一下决定我们俩都买这款相机。我发现那位老人家好像懂中国话,我和张对话的时候他好像在听,就小声对张说:那位老人家可能会说中国话。张不以为然地说:你不瞎诌吧!这里咋会有人懂中国话呢?付钱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款相机的电池和国内的不一样,又短又粗.就问田中:这种电池中国有买的吗?田中说他也不清楚(回国后知道中国有卖的)。这时门口的老人家向我们走来,用中国话说:没关系,电池你的可以,一个、两个的多买,带回去。张一听说:哎呀妈天,他真会说啊。我和老人家交谈了几句,他询问了我们会社的名字和宿舍的地址。 

    几天后的晚上,门铃响了,我一开门,是这位老人家提着两袋水果站在门口,我慌忙把老人家让到客厅喝茶。从这天开始,老人家每隔段时间,就会带着水果点心来我们宿舍聊天。老人家的中文说得不太好,经常会说些就你们二个人在家我两十几岁的时候(我二十几岁的时候)这样蹩脚的中文,但大体能听懂。我们不知道他的身份,也不知道他从哪学的中文,问他,他总是笑笑,也不回答我们,真是位神秘的老人家。 

    来过多次之后的一天晚上,我告诉他:感谢他这么久的探望,不久后我们就要回国了。他沉默一会说出了心里的秘密。原来,他年轻的曾到中国打过仗!我听了很震惊,没想到我还能这么近距离接触到真正的日本鬼子,当时老人80岁左右,长得慈眉善目,跟电视上凶神恶煞的鬼子模样相差甚远,但他确确实实就是当初的日本鬼子! 

    那一晚他说了很多,巨大的心理冲击让我心如撞鹿,手抖的要握住自己的衣角才能平静下来,然后心情复杂地听他讲述他的经历。 

    他说他的部队属于关东军序列,当年在皇姑屯炸死张作霖的,就是这支部队。他是汽车兵,在中国打过很多次仗,九死一生。

    其中有一次他们接到情报有八路军在附近活动,人数大约二百。他们集合了二十多日军和六十多伪军,按以往对付国民党军队的经验,这些兵力足够了。

    哪知道在一个峡谷被八路打了埋伏,仓促应战,伤亡惨重。慌乱中他钻到汽车下才捡了一条命。

    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着钻到车底的样子,仿佛又回到了战场:我不明白,八路的武器装备并不比国民党好,为什么打仗会那么勇敢,不怕死?

    我想了想说:那是因为他们有信仰,他们那代人很了不起!

    我问他:你们当时为什么要侵略中国?他说:因为日本资源太匮乏了,中国有大量的铁和煤这都是我们需要的,还有就是中国人不团结,军阀混战我们才有机会。

    我又问他:当时为什么有人叫你们太君呢?他说:当时行军的时候,常在地主老财家吃饭,他们做好油饼等饭端上来的时候,就会说太君请吃饭,是他们对日本人的尊称。

    我告诉他我爷爷参加了共产党的队伍,是共产党员,解放前牺牲了。我姥爷也在张学良的部队工作过。他听后有些诧异的看着我,沉默了一会说:现在存活的老兵已经不多了,晚年我也深深受到心灵的折磨,时常会反思这辈子做的错事,觉得对不起中国人,真如一场恶梦啊。” 

    夜深了,他起身告辞的时候,我去送他,走到门口他缓缓转过身,眼神如做错事的孩子般闪烁,小心翼翼的问我:“你们恨不恨我?能原谅我吗?看着他那有些忐忑不安的神情,我知道此刻如果说原谅会给老人带来莫大的安慰,但原谅这两个字此刻却有千钧,国仇家恨压的我根本说不出口。沉默一会,最后我只是低声说了句:希望中日世代友好,不要再有战争。老人听了点点头,神色略有失望的说道:不会了,中国发展的越来越好,不会再有战争了。说完后老人就步履蹒跚的离开了,我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位老人。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