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赴日打工记(16)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20-5-9 12:13:40  ‖  查看1409次  ‖  

                                                                            忆红草莓崔景灏


    十一月一日一上班,社长就把我叫到办公室,笑眯眯的说:赛君,因为工作需要我们会社要再来两名研修生,是山东章丘的下周就能到。

    我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从威海招人了呢?社长面色略显尴尬的说:我们从威海招人已经是第四批了,老从一个地方招生时间长了多有不便,希望他们来后你能多照顾他们,拜托了。” 

    一周后章丘研修生就到了,一进门就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于雪;我叫张小明。我们也做了自我介绍。    

    我一问他们在家都不擅长饭,我就把他们安排在一个月后做饭。

    我们平时是轮流做饭,一个人做一个星期,这一星期内做饭,洗碗什么都干。  

    我这样安排也就是说一个月内他俩不用做饭,可以给他俩一个适应和学习的过程。

    后来我渐渐知道,于雪是章丘外贸委的工作人员,张小明是外贸委主任的表弟,从这可以看出章丘方面对初次派遣研修生的重视程度。

    多了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琐事确实多了不少,但最担心的是蔡和肖有些瞧不起他们,这也是让我最烦心的。

    一个月后的星期天轮到于雪做饭了,我和张小明,肖,张到市里买菜,老蔡没去。

    我们走后于雪在蒸馒头,老蔡闲着没事却对于雪指手画脚,一会嫌他不会干活,一会嫌他干的太慢,还骂骂咧咧的,于雪一直忍着。

    但老蔡越说越起劲,于雪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揪住坐在椅子上的老蔡衣服后领,把矮他一头的老蔡连椅子一起摔在地毯上。

    要说老蔡是真聪明,见于雪真火了,他也不吱声,在地毯上躺着就没敢爬起来,怕起来再挨打,一直躺着假装看电视呢,我们回来后他才爬了起来。

    我知道这事后又好气又好笑,这是何苦啊!不知道躺在地上的蔡当时心里是咋想的,是后悔还是害怕?同时我嘱咐于雪什么情况下也不能动手打架。可下面发生的事,让我一生难忘。 

    一周后轮到张小明做饭了,一天早上可能菜的口味不太好,肖在饭桌上就发火了,好顿埋怨张小明,我看到张小明都快哭了,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对肖说:你就少说两句吧,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谁天生会做饭呢。

    肖气头上竟冲我嚷道:你闭嘴,不管你么事。我本来就是强压着一肚子火,此刻再也忍不住了,猛地站起来揪过肖一拳把他打了个趔趄。

    他站稳后又扑了上来,左右两记摆拳向我脸袭来,我猛地蹲下,躲过他的拳,一记直拳向他的小腹打去,但下意识的还是留了情,中途把拳变成了掌,这一掌把他打的退后两步,随即被其他人拉开了。

    这一仗为于雪他们争了气,从此他们再也没受欺负。这一仗也加深了我和肖之间的隔阂。

    这种事情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却真实的发生了。同胞之间为什么不能多体谅,偏要无缘无故欺负人呢?这是我在日本期间最心痛的事。 

    几年前在乳山,意外的遇到了在乳山推销水暖管件的肖(他是荣城的),彼此见面后都一愣,随后热情的握手,叙旧。

    晚上我邀来在乳山工作的晶,我们三个一起喝酒,聊了很多在日本的往事,但打架那件事我们俩谁也没有再提起。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